這天釋迦牟尼佛初轉法輪的吉祥日,時為1910鐵狗年,有彩虹光幕等瑞相出現,第十一世貢日噶瑪仁波切在這天出生於西藏芒康,名為貢日‧布促。貢日家族曾是地方望族,然而至其父母一代時,歷代爭鬥與損失使他們成為一般農家。連年惡劣的氣候更是影響收成,迫使他們無家可歸並以乞討為生。即使早年環境艱困,然在父母勤奮不懈的努力下,終於能夠擁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與房屋。在幼童時期,種種瑞象已顯出貢日‧布促不凡之處。他總是以觀想之姿盤腿而坐在巨石上,手放置如打坐的姿勢,假裝在禪坐。他也會光著身體坐在柳樹叢中,手結說法印,假裝在開示佛法。這些行為來自前世習性。貢日‧布促想要成為一名僧侶,但他的父母希望貢日布促能繼承家業,延續貢日族姓,所以當他十五歲那年,他們安排了風光的婚事,與貝瑪‧拉措成親。婚禮籌備妥當,貢日‧布促為了報答父母養育之恩,就依照當地風俗,把頭髮紮成頂髻完婚。

在他十八歲那年,一個夏天的晚上,大地一片漆黑,他夢見晴朗的天空有一朵雲,雲上的空行母熱情地看著他。她說:「哦!貢日布促,輪迴是蛇窩,貪愛是魔咒,美女僅是虛幻的夢。」她指著東方說:「你前世的喇嘛就在那個方向。不要遲疑,去吧!」她慢慢地消失了,當貢日布促醒來時,她的話仍然縈迴腦際,他即刻起身離家。

    惹瓊巴!我的心子, 

   請聽這首歌的開示,  這是我最後的遺言,

  在三界輪迴苦海中,   這虛幻身惡貫滿盈,

  它貪求衣食的滿足,   塵世打滾永無止盡。

在磅日寺,貢日布促從伏藏師噶瑪林巴獲得灌頂和口傳,貢日布促沒有任何供品能夠供養給噶瑪林巴,只以鮮花代表其信念與祈禱文代表其志向。噶瑪林巴為貢日布促取法名為噶瑪仁千,這個名字包含他名字的一部分。他說:『孩子,你應該請昌卡寺佛學院的聽列甲措堪布為你剃度,跟他學習,再回到此地。』。從此時開始,貢日布促的名字改為貢日噶瑪、噶瑪仁千或噶瑪喇嘛。

                                                                                                     觀我貧極缺福德,    無一物可得供養;

唯願大悲利眾生,    諸師受我福力行。

於是貢日噶瑪隨聽列甲措堪布(措浦噶舉的堪布)受出家戒,歷經十三年鑽研大乘佛經之完整奧義。學成後他返回噶瑪林巴之處開始閉關,精熟四部密續。 噶瑪林巴與聽列甲措堪布將瑪倉噶舉法傳授給貢日噶瑪,經過兩年閉關,噶瑪林巴認證其為卓貢仁千轉世,指示他回到家鄉繼續修行並且隨緣渡眾福慧授課。

自此,仁波切隱居山洞中閉關,雖身受著寒冬饑餓無比困苦,然日以繼夜的精進。在幾乎與世隔絕的環境中,依照上師法要努力不懈,以修惹薩法養肉身,單食穀物、花、石頭與藥草維持生命。為了抵抗喜馬拉雅山頂冷冽的氣候環境,他修習拙火之法,保持肉身溫暖,不過也進而融化身體周遭的雪。他從不在一處停留過久,他慈悲地為貧苦與疾病纏身者加持及修法,卻從不喜歡大眾關注與名利,反而積極回避,喜歡對一小群真正投入佛法學習的弟子講課。他的大弟子是堪布曲札甲措,一名至烏郭山拜訪仁波切,之後一路跟隨著他修行直至人生的盡頭的行者。

無上教授惹薩法,   無一勝法能匹比,

轉染為淨金剛身,   上師口傳應勤習!

仁波切一生致力於鑽研與修習甚深的密宗法意,其弟子們常親見許多卓越不凡的瑞象與成就,舉例而言,曾看見彩虹光自仁波切閉關洞穴投射而出、無數的飛鳥與猛獸走禽常隨侍洞口親近他。烏郭山頂常可見仁波切飛越山嶺,所以當地牧民在看見仁波切飛上雲霄時已見怪不怪了。
 
 
                             在虛幻的夢經驗中, 喉輪有閃亮的嗡字。

不了解魔鬼般的心的根,妄念的魔鬼將永不止息。

 

於內果山,仁波切已修得彩虹身與幻化身的境界。這是完整示現的象徵,在代本山--締波其弟子目睹仁波切幻化為勝樂金剛,一位具有四張臉與十二隻手臂的藍色本尊。另一則直到今日都為當地居民所津津樂道的著名軼事,是當仁波切與其眾弟子於山中觀想時,突受魔眾以雷電襲擊仁波切的頭部,並以烊銅向其懷中潑灑,當弟子們四處閃躲尋找遮蔽時,仁波切持續維持觀想,這道強勁的閃電完全不能傷害到仁波切,仁波切當時即興唱一首詩歌直至今日,這首偈頌仍不斷地在芒康民間流傳。

                                                                                                                 似我證得虹光身,   雷光閃電何能勝,

                 惹瓊噶瑪勇猛力,    摧伏虛空羅剎毒!

                                                 代本山--締波                                    仁波切前世弟子在關房前                                               內果山

 

於1958年,當中國嚴格控管西藏時,仁波切已知此生法緣已盡。仁波切自此開始接受供養銀製供杯,以瑪瑙換得一斤一斤的酥油,同年底時,仁波切將諸銀器擺于佛前,倒滿酥油,修七天七夜的靜忿本尊供養大法會,迴向種種功德給眾生後,告訴弟子們說: 您們等各回自家吧!現在佛法修行者住山修行的時代己結束,已經到了弟子打上師,子女捶父母,佛像被火燒的時代了。不久之後仁波切變遭中國軍方射擊並逮捕 。

慕崔贊普法王的預言如下:

人們將投入戰爭,沒有寂靜修行地。

盜賊橫行山谷間,沒有機會可修法。

經釋放後,仁波切告訴他的子弟們,他想回到卡達山,而此處將是他此生最後的一站。在途中,他們經過育坡村村莊,也是仁波切另一名在家弟子貝瑪甲措所居之處。經其家門口時,貝瑪甲措家的狗跳至其面前並且狂吠不止。仁波切手指著狗說:「別對我吠叫,下次我到來時要記得我。」當時弟子們並不明白所言意涵,但狗兒似乎能了解仁波切所言,隨時溫順地圍繞著仁波切,這裏是他再來轉世轉法輪的出生之處。

曲傑瑪巴在一首歌中說:

因緣所生法不可思議,應化身在需要時出現,

然後像彩虹光般消失,善逝上師已經入涅槃,

沒他庇護我該如何呢?

於1959年一月25日抵達卡達山後,他和弟子說:「別擔心,我離開的時間到了。」他轉向堪布曲札甲措說:「當我的轉世再來轉法輪時,你能幫忙照顧嗎?」但當時風聲大作,堪布曲札甲措聽不清楚,請他復述時,仁波切回答:「這應是你尚未能明瞭的時機。」便轉向南方以禪坐之姿辭世。一年後堪布曲札甲措回想起這番話,才了解其含義。

當仁波切離開其肉身後,其身軀萎縮至五歲孩童一般大小。其弟子害怕中國軍方會奪取其軀體,因此決定將其火化。當點燃柴火後,其身軀如火炬一般燃燒並且射出彩虹光,空中瀰漫著香氣與陣陣佛咒! 一道彩紅光射往育坡村村莊,縈繞空中久久不散。火化灰燼中出現許許多多像珍珠寶石的舍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