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文投(宣傳內容又稱”巴登洛德法王”)並非是藏傳佛教瑪倉噶舉的轉世法王!!

在藏傳佛教的傳承中,對於轉世靈童的認證方式和形成,在每個分派都各有不同,必須要經過各自分派内部的認證,例如,薩迦,格鲁,噶舉和寧瑪,需要在其傳承派當中最有名望與具格的成就者才有資格去認證轉世的靈童。這個傳统到現在,已經有八百多年的歷史。雖然現今因時勢變遷,認證方式略有改變,但對跨派認證方面,各派也只接受達賴法王或薩迦法王的認證, 不同分派的成就者是幾乎不参與或干涉另外一個分派的靈童認證.

噶舉派内部存在著不同的分支,例如,直貢噶舉,噶瑪噶舉,竹巴噶舉,巴隆噶舉,擦瓦噶舉和瑪倉噶舉等等,在噶舉派各分支中,各分支的成就者也幾乎不可以参與或干涉其它分支轉世靈童的認證,他們只負責認證自己分支中的轉世靈童。

在瑪倉噶舉的傳承歷史中,瑪倉噶舉本派具格成就者才有資格判斷本派仁波切的轉世, 例如, 「仁千蔣切被認證為曲傑瑪巴心子卓貢仁千尊者的轉世」,當時,是由瑪倉噶舉具格的成就者弗拉瓦來認證,因此接下来會講述,十個理由来證明吳文投不是瑪倉噶舉祖師瑪巴謝樂怡希法王的轉世 1。茲分述如下:

第一, 吳文投違背藏傳佛教自古以来傳承的轉世制度。

第二, 吳文投違背認證轉世靈童的目的。

第三, 吳文投違背認證轉世靈童的期限。

第四, 吳文投違背瑪倉噶舉祖師曲傑瑪巴2“不再轉世”的預言。

第五,吳文投違背藏傳佛教瑪倉噶舉的哲理觀與作風。

第六,吳文投違背瑪倉噶舉法的傳承方式。

第七,吳文投違背瑪倉噶舉手印的修法方式。

第八,吳文投沒有曲傑瑪巴耳傳的法。

第九,宣傳吳文投”金剛換體禪“開頂成功,已能到達特異功能的境界等等語,這破壞佛教清净戒律和修行目的。

第十、吳文投對本派的名稱都寫顛倒,暴露他個人對於瑪倉噶舉教派內涵的無知.

我們再從這十個理由,詳述吳文投不是瑪倉噶舉祖師瑪巴謝樂怡希法王的轉世。

第一,藏傳佛教寧瑪派與藏傳佛教瑪倉噶舉是兩個對密法修持方法不同方式的分派。敏卓林寺的敏林堪千個人並没有通曉本瑪倉噶舉的傳承和歷史,若說他認證吳文投是本瑪倉噶舉的轉世靈童, 那麼敏林堪千做此事就逾越他的本分, 逾越藏傳佛教的傳统認證方式。然敏林堪千本人在其官方部落格早已聲明他本人並沒有認證任何人。很明顯的, 吳文投是逕自宣布敏林堪千已認證自己就是“噶舉瑪倉派創始人喜饒僧格3”的轉世, 這已被敏林堪千本人所駁斥。

第二, 藏傳佛教的轉世靈童認證的最终目的,就是自己透過下一世的轉世來延續上一世未完成弘揚佛法的誓願。而非來特顯某特異功能.

第三,根據藏傳佛教以往的認證過程經驗來講,成就者在圓寂不久後,其弟子們將會根據成就者生前所留下的線索去尋找他的下個轉世,來繼續其弘揚佛法的誓願,而認證之所以經得起檢視,是因為轉世靈童必須正確無誤地辨識出前世所用的物品、或親友,這是認證之所以被信賴的前提,而認證出轉世靈童之後,更必須對轉世靈童進行嚴格的法義傳承,讓弘法利生的誓願得以在轉世靈童長大成人後圓滿達成,這是認證制度的判準、以及價值所在。 反觀吳文投,卻在瑪倉噶舉祖師瑪巴謝樂怡希法王已圓寂八百多年後,說自己是瑪倉噶舉祖師的轉世,但在瑪倉噶舉祖師圓寂後八百多年,早已不存在足以辨識轉世靈童的物品、或親友而無法進行認證,而在長大成人後去認證轉世靈童、卻無法給予傳承教育,也失去認證制度的價值和意義,所以吳文投稱自己為瑪倉噶舉祖師的轉世,這是違背藏傳佛教尋找轉世靈童的期限與文化。

第四,在文獻裏, 瑪倉噶舉祖師瑪巴謝樂怡希法王入涅盤前,即告知四眾弟子:我將要去不動如來佛的淨土,不會再來轉世。吳文投說自已是瑪倉噶舉祖師轉世, 這是違背瑪巴法王入涅盤前的訓示,並與之互相矛盾。

第五,所有藏傳佛教各大教派的修行,都著重在修心,心的修行,才是斬斷輪迴的唯一道路,而成佛的誓願,則是為了利益尚未脫離輪迴的芸芸眾生,所以在斬斷輪迴、和利益眾生的前提下,藉由「考試」證明成聖成德,根本毫無意義。若吳文投真的是瑪倉噶舉祖師瑪巴謝樂怡希法王的轉世,他應該通曉瑪倉噶舉的教義與派風,反觀吳文投自練所謂開頂神功,偏離佛教教義, 而他的行逕更是與本瑪倉噶舉的哲理觀與派風完全相反。

第六,藏傳佛教相當重視傳承,而所謂的傳承就是一代接續一代將密法代代相傳下來,所以也只有領受過完整瑪倉噶舉派教法傳承者,才能稱呼自己為該傳承的弟子。本瑪倉噶舉歷代的傳承上師們是一個一個耳傳、口傳、教授代代相傳下來,本瑪倉噶舉的所有的密法都需得到上師灌頂與耳傳、口傳、教授後才能修持的。而吳文投並沒有受到本瑪倉噶舉的上師灌頂與耳傳、口傳、教授, 怎能舉著瑪倉噶舉的旗幟,稱呼自己為瑪倉噶舉的行者!

第七,吳文投在其舉辦的火供或超度法會中所行使的各式修法手勢與結印方式,根本不是本瑪倉噶舉的修法手印方式!

第八,曲傑瑪巴耳傳的密法是本瑪倉噶舉的嫡傳仁波切代代相傳下來的, 吳文投是誰給他的?

第九,瑪倉噶舉所有法中根本沒有吳文投所謂的“金剛換體禪“。

第十, 吳文投被宣傳為「喜饒僧格轉世的噶舉瑪倉派法王」,然而在藏傳佛教中,從來沒有噶舉瑪倉這樣的稱謂。宣傳吳文投的相關網站連瑪倉噶舉的稱謂都寫顛倒, 在本瑪倉噶舉中文官網發佈後, 才更正. 然而,若吳文投是瑪倉噶舉祖師的轉世,怎會連這基本的藏傳佛教的稱謂都寫顛倒。

備註:

  1. 藏傳佛教瑪倉噶舉是於西元11世紀,由法王瑪巴-謝樂怡希 (Chöjé Marpa Sherab Yishi, 1135-1203)所創,人們尊稱法王瑪巴-謝樂怡希為“曲傑瑪巴”或“法王瑪巴“. 而並非是吳文投所自稱的“瑪倉噶舉創派祖師瑪倉‧喜饒僧格轉世“ .
  2. 曲傑瑪巴-謝樂怡希的名字在某些文章被誤解為竹透.娘熱色喔。事實上竹透.娘熱色喔是為曲傑瑪巴-謝樂怡希的同鄉與好朋友,同為帕木竹巴佛的弟子 (東噶仁波切, 中國藏學研究中心, 2002, pp1320-1321. )
.
  3. 另外也有些文章將曲傑瑪巴-謝樂怡希的名字在某些文章會誤解為謝勒申格, 例如:蔣貢康楚(Jamgön Kongtrul Lodrö Tayé )曾經把曲傑瑪巴-謝樂怡希寫為"謝勒申格(Marpa hrubthob Sherab Sengé), 仁遷羅卓( MarpaRinchen Lodrö), and 謝樂怡希 (Marpa Sherab Yeshe)三個分別不同的名字,但是在他自已的另外一本書上"the offering of Dakpo kagyu"則即更正為謝樂怡希"Sherab Yeshe".

而在法王瑪巴-謝樂怡希自己所著作的儀軌與書上, 皆是親署名為"Sherab Yishi".